星期六, 9月 23, 2017

曼陀羅彩繪靜心法

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HO報告,在2020年全世界有三大疾病需要重視,包括:(1)心血管疾病、(2)憂鬱症與、(3)愛滋病。憂鬱症會造成嚴重的社會經濟與家庭負擔,在所有疾病中排名第二,僅次於心血管疾病。憂鬱症也是所有造成失能疾病的第一名

再據國際Euromonito2015年全球消費者趨勢調查發現31%的消費者分級排名
給我自己一點時間為快樂生活前三名因素。在這網路相連的世界裡,逃離他人開闢出一獨處和安寧的機會,經由自然暫離人群已成為一流行奢侈的生活環節。

逃離的另一個方法是通過回歸平靜的心靈,活動諸如靜坐、瑜伽、及成人曼陀羅彩繪法等。成人曼陀羅彩繪法Mandala Drawing尤其方便。
曼陀羅彩繪詳細可請參閱http://www.tap.org.tw/scene/scene01.html台灣心理治療協會。


什麼是憂鬱症?

什麼是憂鬱症?

憂鬱症的診斷標準(DSM-IV)九個症狀至少四個症狀以上,持續超過兩週,大部分的時間皆是如此,就要小心可能是得了憂鬱症。這些症狀包括:

1. 憂鬱情緒:快樂不起來、煩躁、鬱悶
2. 興趣與喜樂減少:提不起興趣
3. 體重下降(或增加) ; 食慾下降 (或增加)
4. 失眠(或嗜睡):難入睡或整天想睡
5. 精神運動性遲滯(或激動):思考動作變緩慢
6. 疲累失去活力:整天想躺床、體力變差
7. 無價值感或罪惡感:覺得活著沒意思、自責難過,都是負面的想法
8. 無法專注、無法決斷:腦筋變鈍、矛盾猶豫、無法專心
9. 反覆想到死亡,甚至有自殺意念、企圖或計畫。

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HO)說,在2020年全世界有三大疾病需要重視,包括:
(1)心血管疾病、
(2)憂鬱症與
(3)愛滋病。
憂鬱症會造成嚴重的社會經濟負擔,在所有疾病中排名第二,僅次於心血管疾病。憂鬱症也是所有造成失能疾病的第一名。

星期六, 9月 02, 2017

絲瓜


星期三, 8月 23, 2017

禪與茶


星期三, 5月 17, 2017

台北寧夏夜市


星期六, 3月 25, 2017

虱目魚的眼淚

虱目魚的眼淚被謊言、算計與顢頇之海包圍的台灣漁民
資料來源:換日線https://crossing.cw.com.tw/blogTopic.action?id=601&nid=7088
呂政達/沙漠裡的雲林漁人   2016/10/17

沙烏地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2011 年開始,每年合計跟台灣進口的虱目魚數量,至少是中國的 3.3 倍,在 2012 年甚至高達 6.6 
「國泰民安,風調雨順......」似天邊一朵雲從我嘴裡面唸出來,跪在媽祖前面,雙手持香,祈求心中之海內外,大大小小的願望。
中秋節的烤肉,一邊生火一邊算著幾年沒有在台灣過中秋節了,算了又算,透過一段段的旅途來當作年曆,卻是算不清幾年。
在家,真好。是阿!但其他的養殖同行,或許很難這樣過一個中秋節:同行們正面臨著和著很多汗水跟淚水的階段,而且短時間台灣的水產養殖環境,恐怕還不會掙脫這泥淖。

今天,我特別想談談虱目魚。
這條魚真的很酷喔!全世界就這麼一科一屬一種。主要在印度洋、太平洋海域生活(大西洋沒有虱目魚),從非洲的東岸,到印度,再一直到紐西蘭、夏威夷......再到墨西哥都有。往北,則會到日本的南邊。它真的分佈很廣,主要在溫熱帶的海域。

全世界最早養殖虱目魚的國家,應是 15 世紀時的印尼人,在爪哇島附近開始的。但是超愛虱目魚的菲律賓人說,800 年前他們就養了虱目魚了;另有一些來自荷蘭的研究資料指出,是印尼人先在半淡鹹水池養殖虱目魚後,再傳到菲律賓去的(讓我突然想起肉骨茶到底是誰先發明的......嘿嘿嘿)。

台灣的虱目魚養殖,大概是在荷人治台期間傳入的,到現在也已經有三百多年歷史了。早期從漁民們把海邊的虱目魚魚苗直接抓起來,放到池子去圈養這種簡單的方式,再一步步地把水產養殖對於種苗、營養、商業考量等等因素放進去,如今已變成單位水體養殖越來越密、越來越多、及越來越便宜的大規模生產。(規模化的養殖往往能壓低生產價格,才能提供普遍且穩定的供應。我們的雞鴨牛豬羊魚等畜禽魚養產業多是以這思維在走。)
這條魚很好吃,也很貼近台灣的飲食文化,多刺是它的特色,全身基本上有 222 根魚刺(我數到都當爸了......)。一年台灣大概生產 6 萬噸左右,除了寒害會對它造成災情外,基本上是條很好養殖的魚。

關於虱目魚的謊言與真相
但,最近的新聞媒體上,常能看到虱目魚的大篇幅報導與評論。其中最讓人無法接受的,是類似「沒有中國的採購、我們的南部漁民會陷入絕境」這樣的說法;還有因此呼籲漁民,要搬遷整個漁場到其他不同縣市的論調。
台灣與中國的虱目魚契約採購,是 2011-2014 年。據稱,每年有 300-360 萬台斤賣給中國買家,換算下來,是每年 1,800 公噸到 2,160 公噸之間。收購價格為每台斤 45-41 元台幣、每噸 68,000 75,000 元台幣。換算成年產值,則大概在 1.22 億新台幣到 1.62 億新台幣之間。
看起來很多對嗎?尤其 2015 年起,中國終止對台虱目魚契作,出口量瞬間從 2014 年的 1,500 公噸下滑至 1.9 公噸,「這簡直要了養殖漁民的命了,政府還不趕快做點什麼?」也許有人會這麼呼喊。
但先別急,這時候我們先來看看另外兩個國家,就是沙烏地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沒聽過?恩,簡單講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就是杜拜跟阿布達比所在的國家,玩命關頭飛車過去的那個啦;沙烏地阿拉伯,也就是網路上盛傳,「用超跑當警車」的地方。
我以台灣的關務署資料來計算,這兩個中東國家, 2011 年開始,每年合計跟台灣進口的虱目魚數量,至少是中國的 3.3 倍,在 2012 年甚至高達 6.6 (見下表)



虱目魚出口總量。資料來源/財政部關務署

信奉伊斯蘭教、滿是沙漠、超級有錢的中東產油國家,為何向台灣買了這樣大量的虱目魚?偏偏我駐地在這裡工作,卻從來沒看過虱目魚在餐廳裡面上過菜,真的是有鬼了!

為什麼,我們的魚要去「拜託」別人買?

為什麼兩個中東國家,長年購買遠高於中國「契作」虱目魚數量,而在中東的餐桌上,卻看不到虱目魚?我想要凸顯的,是這中間的「不合理性」。我猜有幾種可能:
1. 中東人超愛吃虱目魚。
2.
台灣關務署的資料失真。
3.
其他
首先第一點,我在這個國家(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生活跟工作,當地的國民不會去食用多刺的虱目魚,他們偏好大型無刺魚。這些虱目魚都是外籍移工才會消費(菲律賓等東南亞人士居多)──但數量足以支撐如此龐大的進口量,可見東南亞的移工對虱目魚超級支持。
第二點,這個我個人認為不會。所以跳過。
第三點,要分成兩部分講:一就是這些魚被「洗掉了」,或許有採購,或許有「報關」,但是這些魚是沒有進到中國去的,可能採購之後,又在台灣把這批虱目魚給賣掉,所以根本就沒出口。
另一種可能,就是這些魚外銷之後,再經過加工,變成飼料,肥料,或生技、醫療等等產品的原料。但計算採購、運輸等種種成本,除非商品附加價值大,否則看來不高。如果有知道中東國家採購台灣虱目魚緣由的先進,懇請不吝賜教。
但無論如何,「真實需要」和「出口數字」的差異,從中國宣布終止對台灣虱目魚的契作之後,就能清楚看得出來:
從政府關務署資料顯示,2011 台灣出口 900 噸虱目魚到中國,最高出口量為 2014 1,500 噸左右。但去年 2015 年,台灣總共只有出口 1.9 噸虱目魚到中國。
這樣的數字差異,不難想像中國市場對台灣虱目魚的「真實需要」如何。以台灣年產約 6 萬噸虱目魚的比例來說,中國進口台灣虱目魚,一度高達年產量的 2.5%,但結束契作後我們看到真正的實際需求,其實只有萬分之三(0.03%)的比重。
更諷刺的是,兩個阿拉伯國家,這五年來大概都從台灣進口 5,000 噸上下的虱目魚,但是台灣人卻在意一個最多只有進口 1,500 噸、實際需求更只有 2 噸不到的國家,到這種程度。
別忘了,如今中國是全世界最大的水產進口國,也是全世界最大的水產生產國。面對這個快速竄起,世界排名前茅的水產大國,台灣切莫再以過往的各種水產王國自居。
客觀以外國的漁業角度來看,我們真的要非常謙遜地看待現在的國際水產環境,台灣水產/養殖漁業領先全球的歲月已經不再,至少我個人是這樣認為。
台灣要用怎樣的方式去進攻國際市場呢?再把石斑魚賣過去中國嗎?還是要再拜託中國繼續跟台灣契作虱目魚,「不然我們南部的虱目魚漁民都要餓死或停業?」
我們去中東還是中國賣虱目魚哪個好呢?或者說,我們與其如此在意單一市場,是否更應該想想,如何把台灣魚賣到全世界的商業模式?
看到漁民被操縱、耍弄於懂水產更懂人性的「旗手」;跟對水產政策脫鉤的鴕鳥,台灣的虱目魚若是人,恐怕也會留下眼淚吧。到底不論晴雨、照顧養育虱目魚的漁民們,會先被誰害慘?是對岸的他們,還是此岸的「自己人」?
(本專欄稿費捐贈位於澎湖的財團法人海洋公民基金會)


星期四, 2月 23, 2017

閩南語集韻詞彙 前言錄

閩南語集韻詞彙前言錄

                  閩南語確是我國古代中原的標準語,於晉永嘉之亂的時候,由中原帶到閩南,成為閩南語,又稱河洛語。(後河洛二字變音為福老和福佬) 以後閩南語於明末清初由大批的閩南人帶到台灣來,成為台灣地區的首要方言。現在普遍所謂的台灣語是指閩南語這部分而言。

                        閩南語至今經過一千數百年之久,受到其他種語的影響最少,因此還有保存著很多的古音、古義或較古音的。我國專家學者等,對閩南語找根溯原,來發揚光大我們中華民族文化的源遠流長,有很多著作問世。如 "台灣語典--台灣名儒連橫(雅堂)先生著,另有撰台灣通史36卷列為雅堂全書第一種,又有第二種,文集詩集及台灣語典等" "古音左證-- 葉夢麟(芝生)先生著,台灣(閩南)語考證-- 孫洵先生著""台灣文獻中閩南語音之研究ㄧ吳槐先生著""台語溯源ㄧ亦玄先生著" 等等。

                      據古音佐證的作者葉夢麟先生所說的,"方言是古音的佐證" ,對這個問題來說,起因這就是晉朝永靖之亂、五胡亂華的時候,晉室南渡時,中原仕女避難江左者十之六、七。(江左是長江最下游之地即今江蘇省等處),避難江左的仕女,一部份渡江由蘇(江蘇)、而浙(浙江)、而閩(福建就是閩北閩南),另一部份由湘贑(湖南,江西)輾轉至两廣(廣東,廣西)等省。 所以浙江(松陽)褔建(閩南、閩北),廣東、廣西等各省方言,都有保存着中原的古音。如此上浙江下廣西、自北至南,雖路隔千里,而言語同源,尤其浙江的松陽方言,與福建的閩南方言保存著古音,比其他的方言較多。此兩方言自五胡之亂中原人避難播遷定住該地以後很少受外界的侵擾,祖祖孫孫相沿保持鄉音不變,以致保存著較多的古音古語。於是葉夢麟夢先生(浙江松陽人)稱此两方言,一松陽語是古音的寳藏,一台灣(閩南)語確是音韻學上的一個寶寶藏,留待後人去後掘云云。而葉夢麟先生所著的 "古音左證" 分作五篇,第一篇松陽方言考,第二篇至第五篇台灣語(閩南語)專集在台灣發刊的暢流半月刊所發表的記事。

                        又據吳槐先生(台灣文獻中閩南語音之研究者)所說的,閩南之先民大半為晉時由中原避難播遷的,其語言因為晉時河洛一帶的語言,所以也叫作河洛語(河洛二字變音為福老或福佬如前述)。遷閩的中原人避難南奔,一路上扶老攜幼,跋涉數千里流離顛沛,極盡生靈塗炭之苦,老嬴轉於溝壑者不可勝數,實九死一生,而身歷其境者痛定思痛,定住後即閉關自守,不越雷池一步,傳及子孫至數百年之後猶故步自封,至六朝末未肯出仕,隱處海濱偏隅,與當時的中原人絕少來往。   (以下畧二段)

                         閩南語用於讀書識字,俗叫做讀書音(又叫讀音或字音) 就是隋唐之音(今韻之也)。而用作語言的叫作語言音(又叫語音或白音)就是魏晉之音(古音之遺也)。但語音讀音两者之功用,截然不紊,得以相輔而成,並行而不悖,如現代所說的閩南語也有專語音的,也有語音讀音混在一起的。讀本來閩南語的讀音是上述的韻書(至清代有康熙字典)的切音字,閩南音讀所切來的閩南音、和國音(早時叫官韻)有部份相同,大部份不相同的。請看上頁反切例示切閩南音的切音例。來念國音切國音,即如下(),同一切音字," 念國音切國音" "念閩音切閩音" 的對照。(以下畧四段)

                        國語有注音符號,無論什麼字都可以念得出來。筆者創設的閩南語注音符號也是任何閩南音都可以標音出來,容易辨識、容易記、容易寫,是筆者以三十年歲月苦心鑽研之期盼,敬請有志研究母語先進惠予批評指教,並俾期研讀河洛語不再是高嶺之花,而是枕邊之友。

                       本書內文因採用新創的注音符號,無現有印刷字體印刷,因此全部以筆者親自書寫付印,敬請指正。

筆者  蔡順來

199012月於台北  現年92

標籤: ,